天津大学刘锋 / 中药名对联纵横谈

2018-09-18 04:47:43 / 打印
 

主题是引起发展和成为发展的推动力和概括力的音调...

——俄国作曲家阿萨菲耶夫

中药名对联纵横谈

天津大学  刘锋

      记得70年代,重读《西游记》的时候,一首含有中药名的诗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36“心猿正处诸缘伏,劈破傍门见月明”,其中诗云:“自从益智登山盟,王不留行送出城。路上相逢三棱子,途中催趱马兜铃。寻坡转涧求荆芥,迈岭登山拜茯苓。防己一身如竹沥,茴香何日拜朝廷?”

全诗共选用了益智、王不留行、三棱子、马兜铃、荆芥、伏苓、防己、竹沥、茴香计9味中药。巧用药名,使得诗歌焕然一新,读来趣味盎然。

如果细细的品味,每一位中药名都隐约有所指。用“王不留行”指唐僧辞别唐太宗去西天取经,颇为切题。用“三棱子”指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这三个徒弟颇为切人;天津话的“棱子”应为楞子,是指一个人比较桀骜不驯,爱冲动的意思。“茴香”则谐音回乡,指取经成功返回大唐。

以中药名入诗歌的还有明代的冯梦龙。他不仅写过“三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喻世明言),还曾经曾用药名写过一首《桂枝儿》山歌,歌云:“你说我负了心,无凭枳实。激得我蹬穿了地骨皮,愿对威灵仙发下盟誓。细辛将奴想,厚朴你自知,莫把我情书也当破故纸。想人参最是离别恨,只为甘草口甜甜的哄到如今,黄连心苦苦地为伊担心,白芷儿写不尽离别意,嘱咐使君子切莫作负恩人。你果是半夏当归也,我愿对着天南星彻夜地等。

歌中同样巧用中药名,如:枳实、地骨皮、威灵仙、细辛、厚朴、破故纸、人参、甘草、黄连心、白芷、使君子、半夏、当归、天南星多至14味。

以中药名入对联,古已有之。根据经清代钱德苍增删而由明代人所辑的《解人颐》一书,其中之“玉堂巧对”记载:唐六如(唐寅字伯虎号六如)与阎秀卿以药名成对,阎云:“红娘子恨杀槟榔,半夏无茴香消息。”唐云:“白头翁喜行蕲艾,人参有续断姻缘” 联中红娘子、槟榔,半夏、茴香、白头翁、蕲艾,人参、续断是8味中药名。

追溯历史,最早用中药名对对子的是苏东坡。明·蒋一葵所著《尧山堂外纪五十二宋》记载:苏子瞻与姜潜同坐,姜字至之,先举令云:坐中各要一物是药名。乃指子瞻曰:君,药名也。问之曰:子苏子。子瞻应声曰:君亦药名也。君若非半夏,定是厚朴。姜诘其故,曰:非半夏、厚朴,何故曰姜制之。----这或许是中药名对联最终走向趣联的主要原因。

尤其令人感到别出手眼的是,中药名又成了小说名和电影名。北京著名女作家叶广苓曾写过一部反映中医世家的小说《黄连厚朴》,题目用了两味中药名。该书2013年由重庆出版社出版,以后又被拍成电影。

所有这些历史上的中药名对联都具有两个局限性:一个是对联中含有很多衬字,这和曲中含有衬字相类。另一个是都是短联,至多含有两个分句。当然中药名对联总量也很少。

打破这个局限的是香港古广先生的中药名趣联  古广先生的中药名趣联数量既多,题材亦广。兹举二例,从这些例子,可以看出中药联对传统的突破和艺术的巧妙。

1

                          十八香

       千秋,水曲青包蔽

       百部,天蓝锦应春

  此联采用5—7句式。全联计24字,用了10味中草药,上联:千秋、地旋花,水曲、山青、包蔽木;下联:百部、山苏木,天蓝、地锦、应春花。一个值得注意的特点是,全联不用衬字。这也是超越前人的地方。

第二个特点是全联都由药名(名词)组成,但是又巧妙运用药名中的动词----旋(盘旋)、包(包围),苏(复苏)、应(适应)对句子进行了重构。大地飘旋着花,树木又重新焕发春意,天是蓝的,山是青的。这就写出了香港大帽山的美丽环境,颇具匠心。

第三个特点是巧用重字,而且是二用重字:其一是的有规则的交叉重字;其二是的交叉重字。这些重字目的是突出重点。

第四个特点是联有题目。此联的题目是十八香。是词牌名,又是剧名,还是调料名。“十八香”又名“点绛唇”, “点樱桃” ,“南浦月”,“沙头雨”,“寻瑶草”等。以点绛唇为正体。代表作有冯延巳《点绛唇·荫绿围红》苏轼《点绛唇·红杏飘香》。十八香又不仅仅是指药香。据作者云,此联是陪来宾登香港大帽山郊外公园所作。时值重阳,十八香分明是天地山水之香。

2

快活年

仙鹅抱蛋,大叶鈎藤,黄瓜绿草千层喜;

野鹿衔花,金鸡落地,米茹粮九里香。

    此联是作者在2006年10月陪父母从香港返回儋州故乡所作,故土情深,乡里味厚,于此可见。

全联由8味中草药构成:上联:仙鹅抱蛋,大叶鈎藤,黄瓜绿草,千层喜;下联:野鹿衔花,金鸡落地,米茹粮,九里香。

如果不去想这是一副药名联。此联其实是一副很好的田园联。山村田园对联在当代对联创作上所占比例极小。唐诗有王维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派。我们也要呼吁当代的山村田园联派。

10月是秋收季节,辛弃疾有“稻花香里说丰年”。“仙鹅抱蛋”,“野鹿衔花”,感谢作者为我们描绘了一幅乡情风俗画。作者用“快活年”作为对联的题目,确是相得益彰。

这是具有三个分句的对联。这在中药对联的历史上是一个突破,极具意义。类似的对联还有,限于篇幅,此处从略。从对联发展角度,我们希望能看到更多的三分句中药联,形成规模,形成格局,在对联史上独树一帜。  

细细地品味音律,其分句的句脚用“仄平仄”和“平仄平”,音律也是很和谐的。全联声音协律,中药名对联能达到这一步,也是颇见功力的。

前两分句的动词运用也颇有意思,“抱”、“鈎”、“衔”、“落”4个动词用得极其准确,抱蛋之抱,鈎藤之鈎尤觉着力。虽云借力,极富巧思。当你发现这8个中药名是从几千个中药名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就知道作者耕耘的辛苦了。

中药名对联起自宋代,滥觞于明代。明代以来,中药名不仅仅用于对联,而且用于诗歌。然而也都属于“巧”和“趣”的范畴,品位是不高的。由于古广祥先生的努力,当代中药名对联有了突破性的的发展,给中药名对联注入了现实主义。古广祥先生在中药名对联中展现了自己对生活的热爱和独特的视角,也因此蕴含有独立的审美价值。(完)

刘锋  教授

 个人简介 

刘锋,江苏扬州人。天津大学教授。现为天津市楹联学会名誉副会长,曾任天津《楹联》杂志主编。

    对联作品以集句联、怀古联最有特色,集句联300副选入中楹会主编的《百家联稿》。18篇楹联研究论文入选“中国楹联(学会)论坛”,其中《对联起源考证》获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一等奖等。

 黄雄书法欣赏 


艺术家公馆医事顾问薛水生医生谈保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