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一日便是要饿死的节奏

2018-08-21 02:13:23 / 打印

人说。摩天轮是为了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才跨越天空而存在的。那就和喜欢的人一起去见证爱的存在吧。一起去旅行吧,去摩天轮的顶端看城市的灯火,看满天的星星……去天津,去看天津之眼。

天津,一个承载了中国历史的重要篇章的城市,在那么一段历史中,作为租界的它,拥有着丰富的多元文化。多元文化碰撞的历史足迹,甚至让刚入津的我们蒙头转向,对,就是蒙头转向,用这个词形容第一天入津的我们很贴切。

第一天,为了看天津之眼,为了坐在酒店就可以看到她的芳容,为了看够看足她,订了天津之眼观景房。把行李放到酒店,出门,竟然连早餐也找不到了,临时的流动摊位,鸡蛋灌饼、煎饼果子都已经卖完了,最后不得不吃份儿肯德基快餐,心想着难不成要在天津挨饿?不应该啊,天津可是好多名吃啊!

填饱肚子,去五大道!五大道,位于天津中心市区的南部,东、西向并列着以中国西南名城成都、重庆、大理、睦南及马场为名的五条街道。天津人把它称作“五大道”。1860年12月17日天津英租界开辟,五大道地区被划为英租界。1911年辛亥革命后,许多清朝皇亲国戚、遗老遗少从北京来到天津租界寓居;

另外许多富贾巨商、各界名流、红角、北洋政府时期的要人也曾在此留下过足迹。一些北洋政府内阁包括总统、总理、总长、督军、省长、市长等各界名流人士百余人下野后在此寓居,力图东山再起。在这里有众多名人故居,如载振故居、自忠故居、殿英旧宅等。曾几何时,这片小洋楼住宅区,便是中国的核心,是国中之国!

骑着哈罗单车,兜兜转转,不宽也不窄的林荫道,路边异域风情的小洋楼,出墙来的藤蔓或者花儿,一不留神儿做了个出国梦!路边便是疙瘩楼了,1937年由意大利修建设计师保罗·鲍乃弟设计,是一座八门联体洋楼。之所以叫疙瘩楼,是由于它以缸瓦砖装饰外立面,凹凸别致,外观特别。曾是京剧巨匠马连良的天津住所,这里曾经是众多政界名流和文艺界名流来往的场所,在“疙瘩楼”中曾经演绎着众多不为人知的历史故事!后来,张连志将其买下,改为“粤唯鲜”粤菜馆,并对其进行改造,疙瘩楼和瓷房子其实都是同一位主人——珍藏家张连志的创意。至于这些改造的利与弊,褒贬不一,这也不是我所能论述的事情,随他去吧。我们能欣赏到的便是“疙瘩楼”和“瓷房子”而已,矗立在大街上是有一种让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对一个普通的游客来说,这已经足够!

溜达着,路过张学良故居,路过瓷房子,路过众多的天津历史风貌建筑,路过同是租界的意式风情街,跨过解放军曾胜利会师的“金汤桥”,租界的历史便被抛到脑后了。

走进古文化街,去感受现代天津人的生活吧!十八街麻花、耳朵眼炸糕、狗不理包子,当然我只是看看,要吃还是要走街串巷的去寻找!泥人张、杨柳青年华、名流茶馆等等,走马观花的看一看,便回酒店睡觉去了!到了夜里再出来看看天津的夜!

夜里,天津仿佛是劳碌了一天的白领卸下了白天的妆容,浓妆艳抹起来,散发着妖艳诱人的气息。这绚烂的灯光便是最好的证明,在她的裙摆下,人们也从门户里一下子走了出来,海河沿岸,唱歌、跳舞、打牌、跑步……她在灯光中摇曳,人们在她的裙摆下摇摆,这便是天津迷人的夜了!

在这一切的背后,还有一只大眼睛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天津之眼。登上天津之眼,已成妄想,因为那弯弯绕绕的长队。这样也好,我愿意把排队的时间留下来去了解海河边晚上的故事。这些故事,没有情节,只是简单的快乐,愉悦而已……

故事看完了,该填饱肚子了,寻觅了很久,可以吃的,只有沙县小吃了。天津这第一日,便真真是要饿着肚子了,还好酒店窗外的天津之眼还可以给我些许安慰……

睡吧,兴许明天,天津会给我惊喜呢,一定会的……

— 斟茶小坐听听我的故事 —

世界那么大,我带你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