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三星手机在天津出大事了!!!

2018-12-18 09:59:14 / 打印

作者 | 范智林

来源 | 金融智库

12月12日,韩国三星电子位于天津的手机制造工厂传出爆炸性消息,天津三星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将于 12 月 31 日正式停产,并且进行清算,但员工安置、赔偿方案暂时不详。

早在今年 8 月,韩国《电子时报》曾经报道,由于销量大跌和劳动力成本上升,韩国三星电子公司正考虑暂停其中国天津手机制造厂的运营。

当时三星公司在给媒体回复的声明中还假惺惺的表示:“整体手机市场成长趋缓、大环境艰难,三星电子的天津电讯公司会聚焦在提升竞争力与效率的行动上”。

结果不到半年时间,不仅竞争力和效率没能提升上来,反而走到了需要关停工厂的局面,更为凄惨的是,这还不是三星电子今年在中国关停的第一家工厂了。

今年4月份,三星就曾经宣布撤销深圳三星电子通信公司,并关停深圳的三星手机制造工厂,除6位韩籍高层外,所有员工于4月底全部遣散,遣散人数约320人左右。

与深圳三星工厂相比,天津三星工厂的规模更为庞大,累计有员工上千人,年产能高达3600万部手机,是深圳三星工厂的4倍左右,因此这次关停举措更受各界关注。

三星关厂是因为丢失中国市场?

笔者看到网上有许多文章将三星接连关闭在中国的手机生产基地的原因归结为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卖不动,所以才无奈关闭中国生产基地退出中国。

其实这种说法是片面的,因为企业在哪里生产产品的问题上,消费市场所在地并不是决定性因素,所有环节综合下来的成本高低才是最主要的考虑点。

举例来说,三星手机现在的主要市场是欧美地区,但是三星并没有因此而跑到欧美地区设立手机制造工厂,反而是把主要手机制造工厂放在越南和中国。

当然了,也不否认三星跑去印度设立手机生产基地是为了讨好印度政府和印度消费者,毕竟现在三星在印度市场大有被小米赶超的危险,这种情况下通过在印度当地投资设厂,为印度增加就业、GDP和税收,来博取印度政府和消费者的好感。

但是从根本上讲,依靠在当地设厂去博取政府和消费者的好感其实作用并不是特别显著,因为在好感与价格面前,大多数消费者还是会选择向后者屈服。所以如果有成本更低的生产地,想必三星也会更加乐意到那里投资设厂。

三星关厂是中国制造的胜利?

每当传出三星关停中国工厂的消息,总是能够激起不少自媒体和网民的高潮。他们往往认为三星关停中国的手机制造工厂是因为三星手机在中国卖不动了,所以把三星关停中国工厂当成了中国制造的胜利。

但是真实情况恰恰与他们的认知相反,三星关停中国工厂并不是中国制造的胜利,反而是中国制造业竞争力下滑的表现。

过去五年间,华为、小米、OPPO、vive等国产手机品牌异军突起,把三星手机打得溃不成军,让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从2013年时的19.7%暴跌到了2018年的不足1%,这固然是中国高端制造业的胜利。

但是中国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国家,拥有将近14亿人口,并且随着农业机械化水平的提高,未来还有数亿农业人口将会陆续进入到城市之中谋生。这么多人口需要依靠大量产业来解决就业问题,所以中国除了需要让高端制造业更加强大之外,还需要维持中低端制造业的竞争优势。

作为一个人口数量上的超级大国,我们维持大量中低端制造业存在的意义,并不是指望依靠这些制造业来创造收入与税收,更多是指望这些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来解决就业问题。

所以笔者认为,从三星关停天津工厂的背后,我们不能简单的理解为是中国制造的胜利,而是要分清利弊的两面性,然后想办法为中低端制造业减负,以便提升它们的竞争优势,从而维持中国制造的整体优势。

如果哪一天我们听说三星关闭了惠州的生产基地后,不是跑到越南或者印度投资建厂,而是跑到中国的西部地区投资建厂,届时才真正可以说明中国制造取得全面胜利。

中国为什么留不住三星工厂?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沿海地区利用廉价的土地、劳动力和庞大的潜在市场赢得了第三轮全球产业大转移,成功依靠制造业完成了工业化、城镇化和现代化。

四十年过去了,如今中国沿海地区的土地、劳动力成本已经变得昂贵,发展中低端制造业不再具备竞争优势,所以需要进行第四轮全球产业大转移,把中低端产业转移出去,“腾笼换鸟”给沿海地区发展高端产业留出空间。

从目前的现状来看,这些中低端产业要么向内陆欠发达省份转移,要么向东南亚、印度等海外发展中国家转移。从国家和民族利益的大局出发,这些产业向内陆省份转移对中国更为有利,毕竟内陆省份还有大量地方和民众需要依靠第四轮产业转移来实现工业化、城镇化和现代化。

值得警惕的是,近年来沿海地区许多中低端制造业并没有转移到内陆省份,而是转移到东南亚和印度。

以三星为例,在关停了天津工厂之后,三星电子在中国的生产基地只剩下了年产能7200万部手机的惠州工厂,约占三星手机全球产量的17%。别看三星电子在中国还保留着17%的手机产能,这与2010年时超过60%的产能相比已经显得微不足道。

近几年三星在越南投资了好几个大规模的生产基地,目前越南两个手机制造工厂的产能合计达到2.4亿部手机,远远高于三星在中国的任何一个生产基地。与此同时,今年7月三星也宣布将在印度投资 47 亿人民币建造全球最大的手机工厂。

为什么三星要跑到越南和印度去建厂?无非是看中当地庞大的市场和低廉的土地、劳动力成本。

按照目前的行情,算上正常工资和加班工资的话,深圳的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大概是4000-6000元人民币,天津、惠州的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大概是3000-5000元人民币,而在越南那边仅需要1500-2000元人民币,总体上只有中国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

如果要以1500-2000元人民币的工资,雇佣到一般整天加班的熟练工人,目前来看大概只有中国最贫困的地区才能实现。但是这些地方大多交通闭塞、基础设施落后,并且缺乏足够多的高素质劳动力。

内陆省份如何提高竞争优势?

目前来说,中国内陆省份相对于越南、印度等国家最显著的优势就在于更加接近中国沿海地区,可以更加便捷的衔接上原有的上下游产业链。

有一个著名的故事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说的是2007年的时候,乔布斯有一次把新研发的苹果手机和钥匙放在同一口袋里,钥匙把手机的塑料面划痕了。下月就要上市了,乔布斯就想一周内要换成玻璃的外壳。开会的副总裁立马就急了,还没散会就坐飞机到深圳去了。

为什么呢?因为美国工人的工作效率远远不及中国工人,另外手机生产所需要的各种上下游供应链都没有深圳完善,深圳因为是电子工业高度集聚的城市、所以成为全世界最强的科技产品加工阵地。

当然啦,10年的时间过去了,深圳已经不再是性价比最高的科技产品加工阵地,这个角色已经让深圳隔壁的东莞和惠州给继承过去了,这其实也是一种小范围内的产业转移。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再过10年这些产业将有不少会转移到河源、潮汕等周边城市,甚至是更加遥远的内陆省份落后地区或者海外地区。

在上述几个地区当中,河源与潮汕的优势是更加接近深莞惠,方便进行产业转业和上下游协作,而劣势则是劳动力成本和土地成本并没有下降很多,所能够降低的成本有限,因此只适合承接中端的制造业转移。

剩下的内陆省份落后地区和海外地区相比,最主要的不足还是交通基础设施过于落后,以及人口规模不够集聚。

举例来说,假如三星的工厂迁移到西部一个贫困的县城过去,当地没有机场、火车站和高速公路,那么势必会给产品运输带来诸多不便,极大影响生产效率。假如解决了交通问题,但是还会面临用工困难的窘境,毕竟那边一个县可能也就十几万人口,要在那里招募到上千名合适的技术工人十分不容易,因为没有多少可以选择的,也就意味着难以轻易淘汰,而没能进行有效的淘汰,那么势必会留下许多效率低下的“懒人”。

这种情况下,内陆地区要想解决竞争优势问题,可以通过税收、土地等优惠政策进行招商引资,然后再借助产业引导乡村、小镇、县城人口往地级市集中,打造起一批百万级人口体量的区域中心城市,进而形成吸引产业落地和人口聚集的良性循环。

实际上三星跑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人家本来就是外资,对中国没有多少感情,但是要是让华为、小米这些本土厂商也跑了,那就实在太可惜了。

,互动投影领先品牌,火热招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