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名人馆|上马办“特班”、天津教育功臣

2018-08-02 17:39:27 / 打印

赵天麟赵天麟,字君达,1886年生于天津。少年就读于天津普通中学堂(后更名天津府官立中学堂)。中学毕业后入北洋大学堂法科学习,1906年赴美国哈佛大学攻读法律,获法学博士学位,回国后任教于北洋大学法科。由于他进步的教育思想和出色的教学成绩,1914年就任北洋大学校长。在就任期问,他以“实事求是”四个字作为治校方针。训勉学生,以后一直作为北洋大学“校训”。

当时,中国正处于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双重压迫和统治的黑暗时代,祖国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国家和民族陷于严重危机。为挽救国家和民族危亡,赵天麟怀有强烈的民主革命思想。1915年9月,法帝国主义强占天津老西开,由此掀起近代天津人民著名的反对法帝国主义强占老西开的反帝爱国斗争。赵天麟积极投入了这场斗争,担任了天津各界爱国人士发起组织的“维持国权国土会”的副会长,广泛发动群众反抗帝国主义强盗的侵略。1916年,他作为天津人民代表赴北京,向北洋军阀政府外交总长唐绍仪痛陈法国强占老西开的经过,提出“无土地即无国家主权,人民何所托,政事何所施,国家疆土不可以尺寸让人”。在天津人民强烈斗争下,原来准备妥协的北洋军阀政府不敢冒然答应法国的侵略要求,法国也不敢把矛盾进一步激化,不得不把侵略要求搁置下来。

1927年1月,在国民革命军胜利进行北伐的革命0形势下,汉口和九江人民收回了两地的英租界。天津英租界当局十分紧张,为缓和中国人民的反帝情绪,他们不得不增加租界董事会华人董事的名额,请赵天麟任董事会的华人董事。

1934年,天津公学校址迁往墙子河畔,正在修建校舍。这时原校长去职,校管理委员会正在遴选新的校长。由于赵天鳞在教育界的声望,他们经过研究,决定由主任委员庄乐峰亲自出面邀请赵天麟出任校长,赵天麟慨然接受邀请,来到天津公学工作。

1935年,天津公学新校舍全部峻工,改名为“耀华学校”,为“光耀华人”之意,定“勤、朴、忠、诚”为校训,以激励学生。赵天麟主持学校工作后,严格选择师资,要求教师品德和教学水平必须具有很高的标准,在学校教育中要德、智、体三育并重。由于他在工作中严以律己,诚以待人,一切为了学生,受到全校师生的爱戴,取得斐然的成绩。1936年,在天津中等学校首届会考中,耀华中学获得高中毕业生总成绩和个人成绩的第一名。

1937年7月底天津沦陷,日本侵略者迅速建立起残暴的殖民统治。日军以搜捕抗日分子为名,到处杀人放火,虏掠,无恶不作。天津沦陷前,南开大学和中学是天津人民进行抗日斗争的重要基地,日军为了进行报复,不但在战争中对该校进行狂轰滥炸,战争结束后,还泼汽油烧毁了许多校宿,强行将该校作为日本兵营。

在敌人铁蹄下,天津人民陷于残酷的恐怖之中,过着犬马不如的奴隶生活。赵天麟对此怒火中烧,决心为抵抗日本的殖民统治而斗争到底。1937年12月12日,他邀集租界区教育界50多名校长和教师举行秘密会议,在会上作了慷慨激昂的爱国演说,要求大家“不应坐视倭奴以我华人当犬马,永不当-奴,爱国抗日到底!”在他倡议下,会议通过了三项决议:一、继续使用原有的教科书,决不更改原教科书抗日救国的内容;二、各校一律不购买日货;三、从即日起,各校对学生增加军训1小时,随时准备参加抗日战争。

当时天津租界属于中立区,日本不能接管,基本能够维持原来的社会秩序。为此,东北和北平等大批爱国-学生涌入天津租界区,天津中国界许多被敌人搜捕死法立身的抗日爱国师生也撤入租界区。针对这个情况,为解决爱国失学青年的存身问题,赵天麟特意在耀华中学开设了两个特班,一举招收了千余名失学青年入校就读,并招聘南开中学大批爱国教师到耀华中学任教。

由于当时租界区的特殊地位,我党的领导机关也驻在租界区,领导全市的抗日救国斗争,并把耀华中学作为开展抗日救国斗争的一个据点,赵天麟对此不但给予积极支持,并带头在校内开展各种抗日救国活动,如积极组织校内凡有重要活动,均悬挂中国国旗,唱中国国歌等,给予广大爱国师生以极大鼓舞。

对于敌人对耀华中学的干涉,他则冷眉相对,无畏抵制。一次,英租界工部局来电活,通知他有日本宪兵队酒井为首的一些日本人前往参观耀华学校,要他准备接待,赵天瞵当即回答要他们与英国总领事联系解决。这时酒井等人已到了罐华学校,等了4个小时才接到英国总领事的通知,要他们先回去,等日本总领事来,由英国领事陪他们去,酒井等人十分恼火,气冲冲地走了。又有一次,英租界工部局通知赵天麟,说伪教育局派人来视察耀华中学,要他接待。当视察人员来时,其中竟杂有身穿军服的日本宪兵,赵天麟当即坚决拒绝这些人入校,极大激怒了日本宪兵队。

赵天麟就是这样,以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民族气节。以耀华中学为阵地,在极其险恶的条件下不顾个人利害得失甚至生命的危险,同日本殖民统治者展开了英勇无畏的斗争。

对于赵天麟的抗日义举和民族气节,敌人既是恨入肺腑,又无可奈何。他们先是采取狡诈手段进行收买,由当时的大汉奸、伪天津市市长高 利用过去与赵天麟有过交往的关系,亲自出面向赵天麟劝说、利诱,遭到赵天麟的严辞斥责。敌人见收买无效,即生杀机,决定张开黑手,置赵天麒于死地。

当时,敌人为杀害中国著名的抗日人士,专门组织了一个“暗杀团”,负责人是日军上尉中村,助手是个人称“李二先生”的日本特务。1938年初夏,日本特务机关交给“暗杀团”一个黑名单,赵天麟是其中一个暗杀对象。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及时获得这一情报,当即通知赵天麟提高警惕。在此期间,赵天麟及夫人也多次收到敌人的恐吓信。由于赵天麟的社会地位,英国工部局也采取了一些保护措施,如为他提供警卫,配备专用汽车等,以防发生意外。面对敌人的威胁和恫吓,赵天麟始终不为所动。但对严酷的形势他也有所准备。1938年1月27日,他给家人留下了遗嘱,指出,哀莫大于心死,而身死次之,此正试验华北士君予以否心死时也。并安排了后事,从此不赴宴,不会亲访友,不去娱乐场所,坚持每天按时上班。

当时赵天麟家住现成都道,距学校仅几里路。他平日上班均为步行,乘车仅为防患。时间一长,无异常现象,英工部局即不派车接送了,从而给敌人暗杀提供了可乘之机。1938年6月27日晨,赵天麟步行去学校上班,行至成都道途中,突遭两个骑自行车的日本特务枪击,胸部和腰部共中4弹,当即牺牲。

两个随从警卫人员立即开枪追捕,凶手当场被擒获,经审讯,凶手供认皆系“暗杀团”分子,为中村和“李二先生”所派。 赵天麟被害,激起耀华中学广大师生的极大悲愤,也引起天津各界的极大震惊。1938年8月,国民党政府以特例给耀华中学电拍了褒奖令,给予抚恤。赵天麟虽然牺牦了,但天津人民一直怀念这位革命的爱国教育家。1948年,在他牺牲10周年之际,耀华中学特将学校图书馆定名为“君达堂”以示纪念。解放后,为褒扬烈士的光辉业绩,经中央民政部批准,追认赵天麟为革命烈士,以慰烈士在天之灵。

津城·趣味·舞台·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