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30年前的天津深圳到现在的北京 房地产未来仍可期

2018-09-09 07:34:25 / 打印

现在坚持遏制房价上涨,远期又出台房产税,现在的局面让我有点焦虑。要是楼价下跌,将来在卖不出去可就麻烦了?

据说以后拍地60%用于租赁,而且不能更改用途。中产以后会不会都以租赁为主,而且租售同权,那再投资房子会不会5年后卖不掉?

刚出的政策指示遏制房价上涨,您认为现在投资房产是不是不是很好的选择了呢?

……

我随机摘抄了几条后台读者留言,调控政策对购房者预期的影响远超我们想象。当前市场环境下,人们早已陷入群体焦虑,买房或者不买房都焦虑。

在认真围观了胡景晖、我爱我家、链家的“爱恨情仇”后,回过头来再看租房市场,租金上涨的大势已然不可逆,30年前天津、深圳的楼市变迁如同电影放映,我得出结论:在经济形势不好的阶段,我们仍要与过去做对标,前方依然充满希望与动力。

因为,所谓租房,其实就是在帮房东还房贷。当下,反而是最好的买房时代,可敢于逆市买房的魄力并不是谁都有。

天津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天津成立了市换房总站,换房活动轰轰烈烈。

1984年和1985年两年,全市换房12万户,占全国35个大中城市换房总数的40%。而从1984年到1987年,通过换房受益的人口达市区总人口的四分之一。

通过换房,解决了上下班路远的居民一万三千九百多户;改善居住条件的八千六百多户;改变居住环境和照顾老弱病残九千一百多户。——1984年,天津日报。

天津商场有奖销售活动,最高奖励:双气独单一套。——1991年,天津日报。

“房地产业应是市场经济支柱”,在1992年10月7日被提出,刊登在天津日报上。

1992年,碧桂园首次在天津日报刊登广告,宣传外地楼盘。

1998年,是天津市房地产另一个重要的分水岭,从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开始,天津市住房开始进入一个货币化时代,保值、投资、炒房团应运而生。这一年的天津市房价平均水平为:2510元/㎡。市区期房已经有4950元/㎡出现,这在当时已经是豪宅了。

1998年11月6日,刊登在天津日报上的房产广告。

疯狂抢购时代开启,2006年前后,以富力城为代表,开创了摇号买房的先河。

时至2016年,天津市的房价,市中心已经出现单价10万元/㎡的楼盘了。

深圳

1984年,深圳第一个,也是中国内地第一个商品房小区东湖丽苑竣工,约1000元/㎡。

此外,买房每户送三个户口,小区早期业主多为香港人和一部分华侨,这里诞生了深圳乃至国内最早的一批投资客。

1987年,东晓花园地块拍卖被称为中国土地第一拍,以525万成交。第二年,东晓花园售价1600元/㎡,一共154 套住宅一小时内售完,深圳乃至全中国的地产时代由此开启。

2008年,龙华还是一颗不起眼的小行星,当年金地梅陇镇单价才6670元/㎡。

2008年,8115元/㎡能买到山海家园的房子,还是复式。

同样是2008年,深圳房价一路暴跌,业主维权潮此起彼伏。“降价”、“特价”、“促销”、“救市”……“关外4988元/㎡起”、“关内7380元/㎡起”等表述,现在看来恍若隔世。“五一”黄金周期间,深圳新房成交均价2008年来首次连续三天跌破万元/㎡。

2011年深圳楼市始终低迷,加上二手房“评估价”过户政策。一二手房价格倒挂,新盘出现降价潮,成交量暴跌。深圳限价格令出台,楼市迎来双限时代。同年十月,深圳在重点城市中成交量同比跌幅最大,达65.03%。

仅在2015年上半年,ZF就有七次关于房地产的调控政策出台,可见其救市心切。

如今,深圳房价上涨约28倍,工资却涨了60倍左右,悲剧的是你还是买不起房。

北京

“追不上房价的你,能追上房租吗?”这可能是2018年夏天,最扎心的提问。

据统计,过去一年,在全国的一二线城市中,有13个城市房租涨幅超过20%。涨幅最高的是成都,以30.98%的涨幅位列榜首。紧随其后的是深圳,涨幅高达29.68%,重庆、西安、天津、合肥等二线城市,涨幅全线超越北上广,而北京和广州的涨幅也均超过20%。

贝壳研究院Real data的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7月北京租赁成交环比增加19.2%,单平米月租金为91.5元;东城区和顺义区环比涨幅分别为10.5%和10.7%;新奥洋房、三义庙北和城华园三个社区的环比涨幅分别为36.1%、28.4%和24.5%。

在中央倡导“租购并举”之后,长租市场就成为一个被资本竞相吹捧的风口。与此同时,魔方公寓、蛋壳公寓、自如、新派公寓等规模化租赁企业的“跑马圈地”,也正式进入白热化状态。

曾任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的胡景晖直指,以自如、蛋壳公寓为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在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而且这些长租公寓重装修、N+1出租模式加剧了租房价格上涨。

引发网络热议后,监管火速介入。8月17日,北京市有关监管部门集中约谈了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约谈会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一经查实,将从严处罚、联合惩戒。

要知道,租房是很多暂时买不起房的青年在一二线城市最后的退路。

如果连房租都占据收入的大半,那么,是不是还不如咬牙买一套房。

毕竟,每月还房贷,名下有房,那是资产;每月交房租,名下没房,那是消费。

以史为鉴,面向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