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日报专访周冰老师《我是中国第一代军犬队长》

2018-10-27 09:45:13 / 打印

周冰被称为“犬王”,是天津驯犬第一人。上世纪80年代末,他成为我国第一批成建制的正规军犬部队专业军官,从训练军犬开始,到研究世界最前沿的“犬心理行为学”课题,与军犬朝夕相伴二十年,其间发生了很多精彩、感人的故事。2009年退役后,周冰担任了天津市保护豢养小动物协会会长,将他在军队学到的知识普惠给更多老百姓。他到学校和社区进行演讲近百场,培训宠物行业从业人员,在“蜻蜓FM”做网络电台节目“萌宠读心术”,走到哪儿说到哪儿,希望让更多人提升保护动物的意识,“了解它、懂它,才能更爱它”,做到快乐养犬不扰民。他说:“在军队时我玩儿命钻研养犬技术,希望达到人犬结合的最高境界,现在我要努力把知识传递给更多的人,让养宠人都能体会到科学快乐养宠物的真谛。”

  导弹兵改行驯军犬

  与军犬结下“战友情谊”

  人的一生会经历什么是无法预料的。就拿我来说,根本想不到会和军犬结下不解之缘。当年我从陆军导弹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天津某团。这个团没有导弹专业,我只能改行当步兵排长。上世纪80年代末,军队要组建特警部队,军犬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机缘巧合,全团七十多个排长,竞选中我做军犬队长,带领军犬分队到北京进行培训。这也是我军第一次成建制的组建正规军犬部队。

  我当时的心情是排斥的,导弹兵怎么能去驯犬呢?但身为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最终我还是带队去了北京。这一走,就注定这辈子和军犬结下了战友般的深情厚谊。当时全军军犬基地刚开始组建,选调军犬颇费周折,一方面从内蒙古找到一批国产昆明犬,另一方面又从泰国购买了200条军犬,其中一半作为种犬繁殖,一半用于训练。这是国内第一次见到纯种军犬──拉布拉多犬、德国牧羊犬、罗威纳犬,加上我们国家的昆明犬,一共四个军犬犬种。

  有了犬还不够,当时军队尚无正规的军犬训练教材,也没有严格意义上成建制的、接受过正规训练的军犬。驯犬,关键是技术。军队请来驯犬专家王明水老师教我们,他在我们心中就是军犬界的一代宗师。军犬基地主任于斌上校主持具体工作,还有一位泰国上校给我们指导上课,是我们的军犬训练教官,又从美国请来驯犬专家,就这样,我们开始了训练。新人驯新狗,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训练条件非常艰苦。

  我与军犬“海龙”的故事

  让我回味和怀念了很多年

  驯犬,首先要和犬建立亲和关系,确定犬的服从性。接到军犬的第一天,引导员一定要保持情绪喜悦。我们告诉战士,见到狗要非常高兴,让它知道你爱它。另外还会通过喂犬、做游戏等方式,逐渐让犬建立服从关系。当时我们在北京昌平的长城一带训练。用了两年多的时间,训练完成,回到天津,正式成立军犬队。此后参加过多次军事演习、警戒巡逻、搜毒搜爆、抓捕歹徒、执行驱散等防爆任务,以及搜寻中断的通讯电缆等军事任务。

  我的军犬叫海龙,是个当之无愧的“美男子”。我和海龙的故事也非常传奇。他原是一条贵重的德国牧羊犬种犬,是作为繁殖使用,而不是训练用犬。可是海龙的右后腿得了关节炎,按照规定,就不能做种犬使用了。我看到这个机会,想把这个“美男子”带回天津,反复请求于斌上校把海龙交给我训练,首长终于同意:“你能治好它,就给你!”

  我开始每天带它打针吃药、按摩烤电,并进行恢复性训练,坚持了三个多月,终于治好了海龙的病。就这样,它成了我的第一条军犬。现在回想起来,通过近十年的饲养管理和训练,海龙和我的默契达到了很高的层次。我的海龙有许多感人的故事。那时的夏天我有个习惯,每天吃完晚饭从饭堂出来,会拿个小马扎坐在宿舍外面乘凉,顺便看看当天的报纸。海龙观察到了我的这个习惯,每天到时间了,它就会衔着马扎在那等我。我从来没训练过它,只是它了解我的习惯以后,一种讨好主人的行为。

  后来我和海龙的分离,让我回味和怀念了很多年。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调离军犬队到机关工作。我和军犬队的战士们感情非常深厚,舍不得。那是我在军犬队的最后一天,晚上9点,连队晚点名时,我向战士们宣布这个命令。战士们哭了,我也哭了。晚点名以后,照常我们要给军犬进行晚散放,就在我去犬舍准备给海龙最后一次晚散放的时候,发现海龙死了,无疾而终,身体还是温热的。

  我真的接受不了,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会出这种事?10岁左右的德国牧羊犬在没有生病的情况下,怎么会突然死亡?为什么一定要在我向它告别的前一刻?难道是不忍分离,这是生命的玄机吗?

  后来我想明白了,海龙与我多年的战友情谊已达到和我心灵相通,我们之间的感受力太强了,它感受到我的变化以后,作出了应激反应。它太懂事了,想让我离开得无牵无挂,让我不再操心惦念。这是我和军犬队的战友们共同经历的一段神奇往事。时至今日,当我们军犬队的老战友聚会时,仍会谈及这件事,仍会唏嘘不已,让我感悟一生。

  在军犬队的这些年,带给我很多思考和成长。我一门心思学技术,努力提高业务技能,很有使命感。天津的军犬专业军官只有我一人,人们都喊我“狗队长”,团长点名也喊:“狗队长!”我认真起立,答一声:“到!”这不是嘲笑,而是一种荣耀。

  我们第一代军犬人经历过惨痛的教训。有一天早晨6点,一个班七八条罗威纳犬都突然跑到草丛里去吃草,之后相继死亡。这对我们来说算是个不小的事故了。我们是训练分队,对医疗的了解非常有限。后来经过专家研究才知道,是盐中毒。原来狗需要的盐量仅是人的十几分之一,也就是说,狗必须少盐,加之罗威纳犬这个犬种分解盐的能力相对更弱,才导致了这次盐中毒事故。有了这次教训,我更深刻地认识到医疗知识的重要性,于是通过军队系统,我到长春兽医大学专门学习了犬类医疗技术。

  这么多年的驯犬经历以及对犬行为心理的认识,让我有很多体会。军犬的忠诚,以及完成任务的成就感,它们灵敏的感受力、给人带来的快乐,还有简单的爱和美好,时时刻刻也在影响着我。不仅让我拥有了比较敏感的警觉性、感受力和预判力,也让我学会了把复杂的人际关系变简单,对我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有很大影响。

  研究犬类行为心理

  提倡科学养犬,快乐养犬

  感谢军队对我的培养,三十年的过往一点一滴积累到现在,在宠物行为心理学和驯犬方面,让我积累了大量经验和专业知识。目前,全球专业机构对犬的系统研究大约也只有15年左右,相对于我们对野生动物的研究来说,还处于初级阶段。我参考了大量欧美国家对犬的实验研究数据,结合自己的实际经验,以诙谐幽默、拉家常的方式,深入社区、学校等公共场合,给大家讲解“萌宠读心术”和“狗狗眼里的人类世界”等科学养宠的好故事。前一阵,我们到河北区月牙河社区,给居民普及养犬知识,纠正养宠物存在的不良行为,呼吁养宠人文明遛狗,自觉清理宠物粪便。

  其实有很多爱犬人并不懂犬,反而做了一些伤害犬类的行为。比如训练狗狗直立行走,这是非常司空见惯的,大家看到了可能还会鼓掌,觉得好玩,其实是非常错误的做法。这种训练对狗的脊椎有很大损伤,甚至会减少狗的正常寿命。我们现在做的,就是通过一切可能的方式,向大家宣讲科学的养宠知识。

  除了科学的饲养管理,我们也在努力推动天津宠物经济的发展。国家在养犬方面并没有特别专业的培训,我们协会搭建培训平台,制定宠物行业从业人员的技能标准,比如驯犬师、寄养师、美容师、营养师的执业标准。此外,我们还发起了“天津好市民文明养宠公约”“文明遛狗黄丝带行动”等公益活动,免费给具有攻击性的宠物犬发放黄丝带,提醒市民保持距离,安全遛狗。

  一定程度上,狗也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让人类从游猎民族慢慢转化为游牧民族,并开始定居下来,从事农牧生活。经历了一万四千多年的进化岁月,狗已成为人类的伴侣,与人类密不可分。我也希望把养宠爱宠的知识传播给热爱生活的人,让大家更懂狗,从饲养宠物中领悟到爱的真谛。